澳门太阳城平台
友情链接:顶级娱乐城
您当前的位置 : 澳门太阳城平台  >  人文  >  正文
书画收藏里的文脉传承——除了项元汴,嘉兴还有介多大收藏家
2020-01-10 13:00:55
 

2019年12月28日,嘉兴市收藏行业协会成立,这是嘉兴市收藏单位、收藏组织自愿组成的非营利性社会组织。当天下午,嘉兴地方文化学者和部分藏家还畅谈“鉴藏与文脉——嘉兴收藏与文化传承”。


盛世收藏,自古如此。

今天,我们就来看一看嘉兴历代都有哪些大收藏家,他们曾收藏了哪些宝贝?



两宋奠定收藏基础


谈起嘉兴历代收藏,崔泉森说,基础是在宋代奠定的,南北宋之交之际,特别是宋室南迁后,北方有不少大家世族也随之南迁,嘉兴有不少南迁世族。


吴香洲提及在南宋时,崇德洲钱(今洲泉)有大藏书家赵汝愚,就是开封南迁的赵氏宗室后代。赵汝愚,南宋名相、学者,宋孝宗乾道二年状元。


赵汝愚像


赵汝愚父亲赵善应藏书三万卷,他本人也“藏书五万卷,终身不失”,相当一部分是包括大量奏议在内的北宋名臣的个人文集。他曾参与撰修神、哲、徽、钦宗《四朝会要》,又从事北宋留存下来的奏议文书与档案的整理与编选,都为他的收藏提供了有利条件。


南宋时,杭州成为刻书业中心,嘉兴刻书业也有发展,王国维《两渐古刊本考》列举的古刊本中有18种为嘉兴刻印,岳飞之孙岳珂居金陀坊,藏书丰富,曾刻印《九经》《三传》就是以家藏建本、江西本、越本、蜀本等为底本,又利用家藏编撰《金陀粹编》《宝真斋法书赞》等。


吴镇画作 《渔父图》(局部)


到了元朝,嘉兴有梅花道人吴镇,元四家之一,诗书画三绝,但他也是著名的收藏家,尤以字画书为重。吴家也是南迁大族,以海上贸易为业,巨富之家,被称为“大船吴”。


吴镇旧藏 (宋)扬无咎 《四梅图》(局部)


故宫藏有宋代画家扬无咎传世之作《四梅图》,其上不仅有吴镇常用印“嘉兴吴镇仲圭书画记”,还有三十余方吴姓藏家收藏印,上海博物馆副研究员黄朋博士在《吴镇及其家族的书画收藏》一文中认为,吴镇不仅自己拥有丰富的收藏,其家族也有丰富的收藏,特别是其叔父吴森一脉。


元末明初嘉兴还有藏书家姚绶,有趣的是,他以船为家,沧江虹月,泛游五湖四海。


明代项氏尊海内


崔泉森认为,古代嘉兴社会经济最兴盛是在明代,所以嘉兴收藏明代也是高峰。项元汴的天籁阁恰逢其时。


项元汴小像


项元汴生活在明代嘉靖、隆庆、万历年间,当时苏南、浙北一带农业商品经济发达,嘉兴形成了遍布城乡的商品市场。项元汴之父项铨经营“质舍”,即典当行,项元汴承袭父业,放弃科举,经营有道,跻身豪富。


项元汴旧藏 (唐)韩幹 《照夜白图》


目前,世界各大博物馆所藏历代中国字画,百分之七八十是天籁阁旧藏,墨林、子京、槜李、天籁阁等都是他常用收藏印。


据沈红梅《南湖文化名人项元汴》一书所述,项氏以前,明朝民间收藏中心在苏州一带,正因项元汴的出现,收藏中心向嘉兴转移,他成为许多吴门画派画家的供养人。


项元汴旧藏 唐寅 《秋风执扇图》


项元汴修建藏书楼天籁阁,几乎藏尽历代书画瑰宝。现存有确切记载的仅晋唐就有27位画家的45件画作,包括王维、顾恺之等流派创始人作品,唐、五代以后各派画家画作数不胜数。《嘉禾徵献录》记载,“海内风雅之士,取道嘉禾必访元汴,而登其所谓天籁阁者”,从文坛领袖文徵明父子到当时还籍籍无名的董其昌,当时,以天籁阁为中心,形成了一个收藏、鉴赏为主的文人圈。


项元汴画作 《竹石图》


项氏所藏不仅滋养了如董其昌等一批书画大家,项元汴本人书画作品也自成一家,半工半写的艺术风格在其子孙继承和发展下,后世形成别具一格的嘉兴画派。


项家不仅有项元汴天籁阁尽藏天下书画,其兄长项笃寿也是明代著名藏书家。


据崔泉森介绍,嘉兴历来有藏书传统,辖内有很多藏书楼,很多世家大族都是诗礼传家,藏书推动了嘉兴文化的发展,最重要的是科举推动,科举发达的家族一般都是藏书世家,项家便是如此。明代“五世进士”全国仅有三例,项元汴曾祖项质的哥哥项忠,一门五世六进士,出类拔萃;明代三世进士,全国仅有60例,项元汴哥哥项笃寿祖孙三代中了五个进士。


项笃寿旧藏 《万岁通天帖》唐摹本之王羲之《姨母帖》


项笃寿进士出身,其收藏以藏书为主,其藏书楼万卷楼与项元汴天籁阁相映成趣。据《南湖文化名人项元汴》所述,万卷楼不仅数量多,质量也高,其中不乏宋刻本中的经典,朱彝尊曾在《书万岁通天帖旧事》中说,项笃寿藏书注重版本,清内府善本书目《天禄琳琅》中所收项笃寿旧藏图书品种多达15种。


项笃寿旧藏 《万岁通天帖》唐摹本之王献之《廿九月帖》


项笃寿还是明代著名刻书家,同时,他也藏书画。有趣的是,项元汴在收藏书画时,在以为藏品买贵了时,常会郁闷不堪,爱护弟弟的项笃寿每逢此时,便会设法不伤及弟弟面子,故意大加赞赏,买进弟弟认为买贵了的藏品,所以有一些典籍字画上同时钤有两人的藏印,最具传奇色彩的便是《万岁通天帖》。


据吴香洲介绍,明代艺术品市场极为兴盛,尤其江南地区,凭借其优越的地理位置与发达的经济,产生了一大批收藏大家,除项氏以外,嘉兴还有汪爱荆、汪砢玉父子,冯梦祯,李日华等收藏大家。汪家有墨花阁与韵石斋,汪砢玉将所藏及闻见所及撰写《珊瑚网》,这是一部具有成熟编排体例的书画著录书,书画的尺幅、内容、钤印,谁款谁题,都一一记录,先录前人题跋,后附汪砢玉本人论说。


王羲之《快雪时晴帖》(局部)


冯梦祯旧藏 传王维《江山雪霁图》(局部)


冯梦祯是明代著名诗人,有书斋名快雪堂,据钱谦益《历朝诗集小传》介绍,来自家藏王羲之《快雪时晴帖》,但后世研究者发现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《快雪时晴帖》上并无冯梦祯钤印,也无其题跋。为何叫“快雪堂”,冯梦祯《快雪堂集》收有《结庐孤山记》一文,是“取晋帖《快雪时晴》语”。是否收藏《快雪时晴帖》并不妨碍冯梦祯是书画史上有名的鉴藏家,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收藏的一张名画——王维的《江山雪霁图》,是当时屈指可数的王维真迹,董其昌拜观此图后,写下五百余字的长跋,认定这是王维传世的唯一真迹。


李日华画作 《枫林钓舸图》


冯梦祯学生李日华有“博物君子”之称,据杨自强《南湖文化名人李日华》所述,李日华与项元汴、冯梦祯对历代书画、鼎彝古玩极感兴趣,钱谦益把他与董其昌、王惟俭并称为“海内三大博物君子”。他曾引赵孟頫诗句“贫尚典衣贪购画”自喻,李日华究竟家藏多少,并无确切计数,但他记录在《味水轩日记》中的历代名画就有宋画104件,元画251件,明画346件,不包括12部名家册页。同时,他在书画鉴赏界还有一言九鼎的巨大声望。


清代藏书与金石重镇


清代,嘉兴的私家藏书进入全盛时期,在浙江省乃至全国都有举足轻重的作用,嘉兴辖内藏书楼遍地开花。


曹溶,藏书处称静惕堂,在其别业倦圃园中,这也是岳珂所居金陀坊旧址。据吴香洲介绍,《柳如是别传》曾提及,富有绛云楼藏书的钱牧斋曾到曹溶处借书。受曹溶影响颇深的藏书家朱彝尊编《词综》时,也多从其家藏宋人遗集中录出。


朱彝尊隶书作品


朱彝尊是清朝著名词人、学者、大藏书家,他是明代大学士朱国祚的曾孙,家藏颇多,但清初毁于兵祸。朱彝尊爱书成癖,虽四处漂泊,家境贫寒,但购买收藏古籍图书却不遗余力,曾因偷抄史馆藏书被贬官,时人称之为“美贬”。他在回乡之时,已有藏书三万余卷,后又陆续添购四万余卷,在王店有潜采堂、曝书亭将总数达八万卷的藏书分类收藏。


崔泉森认为收藏和嘉兴文化的发展也是相结合的,嘉兴收藏家对嘉兴文化,甚至中华传统文化的传播发展也作出了重大贡献。可以说,没有嘉兴一些大收藏家,很多优秀的传统文化可能没有办法传承下来。


在嘉兴藏书家中,前有嘉兴藏书家胡震亨所编《唐音统签》为清康熙年间编纂《全唐诗》底本之一,后有清朝嘉兴大藏书家吴孟举编《宋诗钞》,是流传至今重要的宋诗选本,朱彝尊修清代影响最大的词选本《词综》,都与其藏书关系匪浅。


除此,还有清代嘉兴藏书家鲍廷博对《四库全书》的重要贡献。


据吴香洲介绍,鲍廷博家住现在桐乡炉头镇,家里有十几间打铁铺子,但实际上其真正的经济来源是盐业。他喜欢安静,住在杨树浜,有知不足斋。他以收藏古籍为生平乐事,但饮食却十分简朴,咸菜、荷包蛋就可打发。经多年努力,他藏书达10万余卷,刊刻《知不足斋丛书》传于后世。


在《四库全书》的纂修过程中,鲍廷博挑选多种版本古籍进呈,由于其所献图籍多宋元以来的孤本,世称“献书之冠”,受到清廷的嘉赏。更重要的是,他所献之书大多符合治经忌空谈、治史不能忽视实证的乾嘉考据学要求,被采纳较多。此外,他还参与了《四库全书简明目录》的校理工作。


除藏书以外,嘉兴还是金石收藏重镇。


张廷济行书作品


金石为当时显学,张廷济是其中的代表人物。张廷济一生历经乾隆、嘉庆、道光三朝,是嘉庆三年时的解元,但他四次进京赴考均落第后便放弃科举,潜心学术。


他潜心金石考据,擅长文物鉴赏,筑清仪阁富藏各类古玩器具,从商周至近代鼎彝、碑版、书画、陶瓷、书、印章、砚台、古钱币等,无所不包,但与前辈项元汴的收藏相比,张廷济的收藏还是以金石为主,是清中期金石收藏大家,其收藏品种之全、之多,超乎想象。


不仅张廷济浸淫金石学,以富藏、精鉴著称于世,在嘉兴,在张廷济身边有着极其活跃的金石圈,比如其侄张辛、外甥徐同柏,可以说是他金石学研究的助手和传承人,他们金石考据、鉴藏书画、辩学论道。


沈曾植行书作品


其后,嘉兴还有吴骞拜经楼,陈鳣向山阁,蒋光焴、蒋光熙衍芬草堂、别下斋,葛氏传朴堂,张氏涉园以及清末沈曾植海日楼等都是名噪一时的藏书楼。清末民初,钱镜塘、钱君匋均以收藏闻名海内。


来源:读嘉新闻 文字记者:陈苏 编辑:陈苏 责编:沈秀红

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安装

在这里,读懂嘉兴

相关阅读
分享到: